当前地址:首页 > 行业人物
    3D打印风云人物对话:罗军
    作者:赵苗苗 来源:创想智造3D打印网 发布时间:2017-01-16 10:06:31

     罗军,生于四川省巴中 ,中国3D打印技术产业联盟创始人兼执行理事长,国际机器人及智能装备产业联盟首席执行官,出版个人专著《中国3D打印的未来》、《3D打印3.0时代》、《机器人2.0时代》,合作编著《3D打印基础教程》,发表了大量关于3D打印、机器人等产业发展方面的研究报告,对推动3D打印和机器人产业做出了重要贡献。

    一.少年苦难经历,炼就今天坚毅性格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也,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 《孟子》

    罗军,出生于四川大巴山化成镇罗家河的小村里,那是革命老区,地理位置偏僻,既没有什么矿产资源,也没有什么交通资源。道路很不畅通,从村里到乡镇上学要步行三小时的山路,从村里到县城要步行五六小时的山路,从巴中到成都往往需要将近20小时的汽车,那时候没有高速公路,没有铁路,更谈不上飞机。连公路也是土路,一下雨,车子就要打滑。那是生活极度困难的,连片贫困地区。

    兄妹三人,排行老二,父母是农民,在读初中的时候还经常吃不饱,穿不暖。那个时候从来没有带被子去学校,在学校都是打地铺,几十个男同学躺在水泥地面上睡觉,上面铺了一些稻草而已。没有装口粮的木箱子,也时候吃饭的碗都没有。在他1993年刚进省委党校读书的时候,因为家里没有钱,父亲不幸因病去世了,都没有来得及见上父亲的最后一面。他一直想像朱自清那样写篇经典之作,怀念父亲的点点滴滴,但是这个任务一直没有完成。直到有一天读了任正非先生的《我的父亲母亲》,让他又想起了自己那偏远的小山村,想起了他的父亲,和还在老家的母亲。现在他推进的3D打印、机器人事业俨然就是他的一个伟大目标,有如此坚强的毅力和勇气去不懈拼搏,那都是他的父亲给他的力量。

    二、为生计而写作

    在1994年的时候,他还在四川省委党校新闻班读书,每月靠三四十元稿费维持生活,每个月必须发表五六篇文章,才能满足基本生活需求。那个时候他的写作还主要是以评论(杂谈)为主。有一次陷入困境了,稿费还没有收到,为了区区10多元稿费,还专门给《四川日报》总编辑写信要,可以看出那时候的窘迫和多么无助!

    三、新闻记者“华丽转身’”3D打印行业

    90年代他开始发表文章的时候,被称为“豆腐块”的文章,写一些杂谈,对社会写自己的看法,后来羡慕作家这个职业,开始写一些小说和诗歌,再后来觉得作家也不吃香了,改写新闻当记者。最近十年来,由于筹备亚洲制造业论坛和亚洲制造业协会,他开始将注意力转向制造业,对产业经济产生了浓厚兴趣,有了很多思考,发表了很多文章,也开始接受很多媒体记者的采访,开始了所谓的“华丽转身”。

    他觉得其实对于3D打印来讲,是个外行,不是学技术的,对3D打印也“不懂”。但是他却在成功引领和推动中国3D打印产业的发展,业界一致对他高度肯定。2012年全世界都在宣传3D打印的时候他很好奇,这究竟是一项什么技术?我国究竟处于什么水平?带着这些好奇,他开始关注和研究,与科研机构交流,才知道这是一项前沿的技术。而且我国虽然有几家大学在做,但是都缺乏原创技术。

    当他和几家科研机构接触了解和交流的时候发现他们互相瞧不起,都觉得自己最好。可是他们的实力却都非常有限。出于一种责任心,他觉得有必要改变“小而散”的被动局面,大家抱团发展,形成合力,才有助于行业良性发展。同时加强国际间的对话,能够增强我们的话语权。目的是为了我国不要错过这次难得机遇,掉队太多。

    回味过去四年,心酸和喜悦并存,虽然发表了很多文章,都是从产业的角度研究和分析。他至今也没有急于去做3D打印设备的生产。为了推动市场应用,还创办了中国3D打印创新中心,无限三维(青岛)打印技术有限公司、无限三维(青岛)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无限三维(青岛)打印研究院和青岛高新区3D打印职业学校培训人才,打造属于他自己的“无限系”来辅助行业发展!

    3D打印风云人物对话罗军

    1.您好!罗总。您的记者生涯那些年,对您现在做3D打印这份事业最大的帮助是什么?

    罗军:有时候我自己也觉得人生中每一个阶段的生活方式都是命运的最好安排,没有多余。那个时候为了出人头地,为了谋生之道,想当一个作家。因为作家可以出名,可以光宗耀祖,可以从大山沟里走出来,吃苦是常态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当然写作其实非常辛苦,要静得下来,要提炼生活的感悟,非常严谨。这个阶段为后来当记者奠定了很好的文字功底。由于当作家基本是苦行僧般的生活,收入很低,远没有当记者风光。五六年后又转行做了记者。十年记者生涯,最大的感受就是锻炼了自己的敏锐观察力,开阔了视野。后来又转行到产业经济研究领域,也是非常有意思的七八年。

    记者这份职业呆久了也觉得挺没意思,好像很容易看到天花板,当时就思考如何搭建一个国际间的对话平台,整合国际行业资源。经过一年多的调研分析,觉得我国至今没有完成工业化,制造业对我国经济和社会事业的发展非常重要,所以横下决心要在制造业方面为国家做些事情。于是2005年就发起成立了亚洲制造业论坛,搭建我国制造业与国际间的对话平台,后来为了资源整合方便又成立了亚洲制造业协会。中国航空工业集团、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宝钢、首钢、美国铝业等一大批国内外大型制造业企业都是协会会员,支撑我连续举办了七届亚洲制造业论坛年会、七届中国制造业论坛年会,发表了大量的关于制造业产业发展的文章。从中央电视台、新华社、人民日报、经济日报、凤凰卫视等五六十家媒体经常联系采访。后来发现要想在制造业这个领域做深做精,其实很难的,表面上看起来制造业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行业,其实制造业还是面太宽太宏观了,很难深入进去。2012年当《经济学人》将3D打印作为封面文章宣传,并认为3D打印推动第三次工业革命,当美国正式将3D打印列为未来15个先进制造计划的第一个战略推进的时候,我觉得人生又一次机会来了,我要转行进入3D打印这个领域。

    有了十年记者生涯,包括前面四五年的文学创作经历,到后来七八年对制造业的深入研究,以及转行到现在的3D打印和机器人领域,其实都是一环扣一环的。虽然我不是3D打印和机器人方面的技术专家,但是我能够很快发现3D打印和机器人产业存在的困难和问题,以及如何来解决这些问题。可能这就是我区别于其他人的优势所在。

    2.您讲到:“我今天有如此坚强的毅力和勇气去不懈拼搏3D打印这份事业目标,那都是父亲给我的力量。” 您最想对父亲说的一句话是什么?

    罗军:我的父亲去世已经20多年了,我一直回忆父亲。我的父亲和很多父亲一样朴实、仁慈、宽厚、善良。我父亲一生都很凄惨,没有享受过生活的快乐,全是汗水和泪水,以及生活的无助,但是父亲的坚韧激励着我从小就有不小的抱负要光宗耀祖,要振兴这个家。很可惜,我后来从农村到了大城市安了家,当了记者,有了自己事业的时候,我的父亲并没有等到这一天,我觉得亏欠父亲太多。我想说,朱自清的父亲,任正非的父亲母亲都比不上我的父亲。我的父亲太辛苦了……

    3 .您讲到自己不是技术出生,请问国内3D打印技术领域您尊敬的是谁?为什么?

    罗军:尽管说我国在3D打印、机器人等众多先进制造领域都不占有优势,但是这并不说明我们的科研人员没有努力。我国至今没有完成工业化,我们的人才建设,我们的科技氛围,我们的创新环境,我们的技术,我们的管理都还没有发展成熟。但是这个过程中,我们通过模仿,消化,吸引,创新再创新,正在快速改变这种局面。只要坚持下去,我们会逐步缩小差距,甚至超越同行。但是这需要一个过程。我相信我国3D打印领域,未来10年一定能够诞生出一批在全球知名的专家和企业,但不是现在。

    4. .这几天看到贵公司全球公开招聘CEO消息,您对公司未来的具体规划是什么?

    罗军:我觉得虽然我们有无限三维科技产业集团,在青岛、苏州、北京都有公司,主要有四大板块:加工服务平台、教育培训平台、在线定制平台、创客孵化平台,但是我们都是围绕3D打印生态链建设来布局。做企业重要的是寻找自己的商业模式,并可以快速复制。我们现在有了很好的战略,也有了一定的市场基础,但是需要一个强大的CEO去执行,这是执行力的问题。比如我们的3D打印在线平台,是做3D打印在线资讯、电商、在线定制,我们需要一个既懂得电商运营,又懂得资本运营的人才来经营,要把这个在线平台推向市场,依靠市场化手段融资,提升品牌的国际影响力。我们的3D打印学校需要招聘首席校长,不仅要把3D打印教育培训做好,还要把学校经营做好。我们需要的不仅是管理者,更是一个合格的经营者,而且是以经营为主的管理者,所以我们主推CEO制度。

    5.您成立3D打印技术产业联盟和现在国内大大小小的联盟的本质区别是什么?您对国内的其它这些联盟有什么样的看法?

    罗军:要发起成立一个联盟很简单,没有什么政策门槛,中国不缺联盟,大大小小几千家,也可能上万家,但是基本上都是名存实亡。原因很简单,联盟要有自己的声音,联盟要有自己的话语权,联盟要引领一个行业发展,联盟要团结行业大多数人,联盟要有全球视野,联盟要深化国际间的对话合作。当然,联盟都是民间的,不可能强大到什么都能够做。我想联盟的生命力在于联盟自身,联盟的负责人一定要深入这个行业,要研究问题,多提出一些解决问题的办法。如果联盟还能够像我们这样从行业生态链建设出发,去主动搭建开放式服务平台,服务和引领行业发展,那是最好的措施。尽管少部分联盟都有某个部委的背景,但是生命力并不强,并不具有竞争力,关键在于联盟没有把自己推向市场。

    6.您经常出国考察,您觉得国内3D打印和国外3D打印的差距在哪些方面?我们该如何缩小这一差距?

    罗军:我们的差距不是在缩小,而是在拉大。数量上我们已经是全球第一,中国之外,全球的3D打印企业都没有中国多。但是中国企业做3D打印,大多数企业基本是都是从产品出发,几个月就把产品搞出来了。而国外做3D打印的,大多数先是从材料出发,通过对材料的改性来提升工艺技术。比较科学的做法都是从研发开始,沉淀下去,当技术积累到一定的时候才会把产品做出来。我们太着急了,都想马上有自己的产品,而且都想一步到位!

    7.2017年国内的3D打印行业会如何发展?全球3D打印将呈现什么样的发展趋势?

    罗军:2017年对中国3D打印行业来讲,将会出现几大趋势:一是热度继续,但是将有一大批国有企业和大型制造业企业陆续介入3D打印领域,既有应用方面的,也有兼并重组的,将助推行业发展;二是将有一批中国3D打印企业加快国际化步伐,在国外布局,或展开与国际间的合作;三是政府支持力度将加大;四是国内3D打印的应用市场将开始明显升温。

    8.您如何看待对您做3D打印这份事业不同声音的评价?

    罗军:有不同的声音很正常。比如原航空航天部部长林宗棠就说,你是中国这一轮3D打印事业的推动者,你对中国3D打印产业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这种观点是大多数人的观点,给予正面的充分肯定。当然也有个别的认为,你既是联盟的负责人,你就不应该也去搞公司,你搞研究推动行业发展就可以,你也去做公司和我们会员企业竞争,就是错的。还有个别的认为你就是一个大忽悠,但是至于说我忽悠什么,我还不清楚。可能主要是这么几个评价,或许还有一些没有听到。不管怎么说,我们努力去做好一件事情就可以,我们在推动行业发展的同时,我们自己也要找到适合的商业模式,不可能我们几个人坐在一起吃饭,你们几个都吃饱了,我还饿着肚子,以后还能玩下去吗?不可能的。好的商业模式,一定是我在推动行业发展,大家都赚钱了,我也能够赚钱,我觉得才是可持续的。

    9.从2012年到现在推进国内3D打印四年多了,您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罗军:联盟成立到今天已经四年了,从当时发起成立联盟的时候才11人,到现在100多人,而这四年国内3D打印企业雨后春笋般成长,心里很踏实,也很满足,至少在2012年这一波中国3D打印发展浪潮中有自己的付出,有自己的身影,很满足。

    10.如果用分数衡量推进3D打印作为标准,您这几年会给自己做这份事业打多少分?

    罗军:我坚持一个观点:有为就有位!我们这个联盟是纯民间的,没有任何政府背景,能够运转到这个水平的,在国内可能屈指可数。做联盟就好比做企业,一定要站在市场第一线去思考和战略布局,才有生命力。过去传统的行业联盟在口头说的最多的是“服务”两个字,但是究竟怎么服务,可能并没有内涵,而我可能开启了国内联盟市场化新的探索。我想我们仅仅只是探索,因为我们并没有更好的标准可以学习和参考!

    后记:

    我刚开始联系罗总做这个栏目的嘉宾的时候,罗总拒绝了,他说:“我觉得还是低调一点,没有做任何事情。”在我一再的说其它的话的坚持下,他也没有给肯定的回复。我最后说了这样一句话:“我也没有做过这个事情,我想尝试的做一下,做了总比没有做强。”他答应了。今天我真的在这里非常感谢他,因为我只是当初有个想法做【3D打印风云人物对话】的栏目,希望不同的人不同角度不同观点看待2017年3D打印市场会如何发展等等,从他们个人的经历出发来提问。今天早上,他说:“你做事看重的是敬业精神打动我们。”谢谢他实现了我做这个栏目的梦想。




    上一篇:蔡道生:如何深入扩大3D打印应用面?
    下一篇:贝勒老师教学感悟之中小学3D打印课如何选择设计软件

    【本文仅代表作者看法,如有不同观点,欢迎添加3D打印在线微信号(dayinzaixian)进行讨论交流。尊重别人劳动成果,原创文章转载务必注明作者出处】


关注3D打印,下载APP手机客户端   安卓    苹果